首页 >> 明星风采 >> 舞者动态
艺术,贵于精——访著名舞蹈艺术家赵青
2005-01-11 23:54:44 tanj

  虽然腿脚因练功过猛而行走不便,虽然年届花甲又旅途劳累,但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的彩排现场,赵青借助拐杖仍忙碌在台前台后,指导演员、灯光、道具,一丝不苟,希望能为香港观众献上完美的中国舞剧艺术。

  中国歌剧舞剧院此次为香港观众带来的“走进中国舞剧”晚会,荟萃了中国歌剧舞剧院几十年来公演不衰的节目,如《宝莲灯》、《梁山伯与祝英台》等。作为晚会的艺术总监,赵青力求晚会尽善尽美,“让香港观众欣赏到国家级艺术团体的精彩表演”。

  “舞剧是最神奇的,其魅力无法形容。演员用肢体语言传达情感,与观众沟通,而这种语言是最美的,在交流中没有障碍”。把舞剧比喻“象生命一样”的赵青,坦言“离不开”舞剧艺术,并为达到艺术的更高更美境界而不懈努力。

  4岁拍电影,8岁学芭蕾,14岁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1955年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表演《鄂尔多斯舞》获金质奖,1956年调往中国歌剧舞剧院,从艺50年。作为中国舞剧的第一代开拓者,赵青曾在中国第一部大型舞剧《宝莲灯》中担任女主角,在舞剧《小刀会》中担任女主角,自编自演小舞剧《梁祝》和独舞《长绸舞》。九十年代,赵青还先后著有《两代丹青》、《我和爹爹赵丹》两本书。

  “艺术,贵于精。”一生都在追求艺术完美的赵青,总结自己的艺术之路,体会出要表演好舞剧,必须做到四点:首先要有对艺术的理解,要自己入戏,要和戏中的人物一起哭,一起笑;第二就是多读书,丰富自己,提高理解力;再者就是借鉴姐妹艺术,如从体操、冰上舞蹈中寻找灵感;第四就是刻苦钻研。

  赵青说,为了塑造好祝英台这个人物,凡是有关的剧本、电影和戏曲,她都一一琢磨。《梁祝》原创曲作者陈刚认为,赵青编演的《梁祝》是对音乐最好的理解。其实,舞剧《梁祝》上演以来,一直在改编、完善中。去年,赵青又对《梁祝》进行了改编,使之保持传统舞剧精华的同时,更符合现代人的欣赏习惯。

  现任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的赵青,对于目前中国舞剧品种多,但上乘之作少的情况很是担忧。她说,舞剧是比舞蹈更高的艺术,舞剧要创新,但也要保持民族特色。老艺术家的责任就是要把中国舞剧的精髓传下去,又要创作出精品。目前,赵青正在创作两个新舞剧,一个是表现台湾题材的舞剧《春潮》,现已完成,另一个是环保题材的作品。

  对于年轻一代,赵青寄予厚望。她认为,现在年轻的舞剧演员技术好,条件好,对艺术也满怀热爱,随着他们阅历的增长,知识的丰富,对舞剧作品的演绎和诠释会更精确,更深入。

  赵青说,“我的任务,就是做好年轻人的基石”。

  1947年,赵丹为即将拍摄的影片《幸福狂想曲》挑选女主角,在众多的照片中,黄宗英在话剧《甜姐儿》中的一双明眸深深打动了他。让赵丹不仅找到了《幸福狂想曲》中的女主角,也找到了与自己携手余生的伴侣。

  鲁豫:你爸爸后来征求你的意见吗?

  赵青:啊,就征求我意见。那个可好玩儿了征求意见,我其实小孩儿嘛,也无所谓的,他把我很当回事儿就是,然后把我带到霞飞路西餐厅,俩人一起吃西餐,我在那儿吭哧吭哧吃,我爸爸就不怎么吃看着我,我说爹爹你怎么不吃了,他说阿囡我跟你商量个事儿,我说什么事儿,我要给你娶个妈妈回来可以吗?我说可以呀,怎么不可以呀。她长得像你。我说,长得像我,长得像我当然好了我说,像我当然也像妈咪了,我说,当然好,当然好,我爸爸眼泪哗哗哗流。

  婚后,赵丹给黄宗英起了个外号叫“lucky”,就是幸运的意思。黄宗英的出现使这个早已过而立之年的男子再次体验到幸福的狂想,而对于赵青而言,有一个对自己和弟弟都很关爱的后妈也的确算得上幸运。

  在父母的影响下,小赵青立志要成为电影明星,但赵丹认为自己为了拍电影吃了一辈子苦,怎么也舍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再走上这条艰苦的道路。

  赵青:后来他们下决心说,你学钢琴吧,一个片酬的稿酬买了一架钢琴。

  鲁豫:爸爸妈妈让你学钢琴?

  赵青:学钢琴,我爸爸就想家里出个音乐家,所以培养我学钢琴,然后我呢,也挺听话的说实话,基本上琴都是我,黄宗英,宗英妈妈陪着我,每天坐在我旁边,规规矩矩地弹,什么巴哈了什么全弹下来两年了,后来有一天我爸爸带我去看兰馨大剧院的《天鹅湖》,其实跳得不,现在想起来也不怎么样,另外我想世界上还有这么美的艺术,这种舞蹈,我一定要学舞蹈,回家就是钢琴也不弹了,弹一会儿我的两个小脚尖就站起来,爸爸,你看我像不像天鹅,我爸说,算了算了算了,别学音乐了,赶紧学舞蹈吧。后来呢上海正好有那个白俄教的,开了很多班,业余班,一个礼拜学三次,我是很精彩的。那时候学芭蕾舞都要交美金啊,我爸爸交了三份美金,为了他们俩陪我去跳芭蕾舞,怕我害怕。我父亲呢,老骨头了,蹲也蹲不下去,一身汗,笑得,后来净出洋相,没学多少次,交了一个月的学费他们就不学了,以后就我自己学,就坚持下来了,就这样所以爸爸妈妈把我领进了舞蹈的大门,他们俩等于搀着我的手进了这个大门儿。

  1949年,中国大陆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巨变。而赵丹依旧与热爱的电影相伴。从1949到1951,赵丹先后主演了两部黑白电影:《乌鸦与麻雀》以及《武训传》。

  有一次,赵丹从报纸上看到北京的中央戏剧学院成立了舞蹈团,团长正是自己在重庆就认识的友人戴爱莲,而在赵丹的心目中,女孩子跳舞是再美好不过的事儿了,他马上与戴爱莲取得了联系。于是,小赵青独自坐上了进京赴考的火车。

  由于接受过近三年的芭蕾基本训练,赵青轻而易举的通过了考试。1951年9月,赵青正式步入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的大门,那一年她15岁。

  在50 年代初期的中国,文化艺术领域一直未曾平静。1951年,也就是赵青到北京学艺的第一年,父亲赵丹却因为电影《武训传》遭致批判而就此陷入演艺生涯的低谷。心情黯淡之下,他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女儿的身上。

  赵青:到逛故宫也别的地儿不去,到那里就给我讲话,扬州八怪怎么回事,然后你看那个郑板桥的那个竹子,多有骨气,他说我这个屈原就得演成郑板桥的竹子骨气那种感觉什么什么的,后来我说爹爹你跟我讲怎么进入角色,我说我,我有的时候也要刻划人物啊,哎呀,说半天你也不懂,得了,你来看我一场演出吧。那天我就坐在二楼正中间看他,哎呀,整个那场戏真是很激动啊,尤其是婵娟,替他喝那杯毒酒,死了,他就,婵娟,我的弟子,我的女儿啊,你是我光明的使者什么的。后来我想起这个,我父亲就跟我讲,他说我是表演要有感情的借鉴就是说,他说我一看她的时候,我就想到你了,她一躺到我怀里,我就想这是我阿囡,所以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我想到是我的女儿,所以他每次在那段演戏的时候,一见我就说,阿囡,我的婵娟,我的光明使者,一见我就叫我。


首页 | 新闻中心 | 赛事一览 | 专家观点 | 全民健身 | 奥林匹克 | 体育文化 | 体育产业 | 明星荟萃 | 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