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风采 >> 舞者动态
孟宪君:左腿残疾的健美操教练
2004-12-29 01:02:19 tanj

孟宪君:左腿残疾的健美操教练

■他是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健美操教练。在这一行他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他的学生桃李满天下,有近30人获得各类冠军。
■他是我国资深健美操教练
,现任北京体育大学健美操老师、中国健美操协会技术委员会副主任。
■他曾多次荣获全国最佳教练员称号,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健美操节目的编导工作

多才多艺的“残疾人”

     1958年,孟宪君出生在大连,当时,搞音乐的父亲在北京工作,母亲一个人在大连带着他和哥哥。“很小我就在幼儿园里过集体生活了,可能小儿麻痹症就是在幼儿园给传染上的。”因为小儿麻痹症落下了左腿残疾,所以父母对他的未来就更加操心了。“我父亲想让我学音乐,母亲想让我学美术。其实两种我都比较喜欢,不过后来还是选择了音乐。”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家里就斥“巨资”400元给孟宪君买了手风琴,12岁的他师从现中央音乐学院著名指挥家方国庆开始学习键盘乐。与此同时,出于自己的爱好,他也坚持着学习绘画。
     现在,孟宪君不仅弹得一手好钢琴,他的绘画同样也是有点“名堂”的。他的学生指着他家墙壁上的一幅有些怪异的画,告诉我,这就是老师的作品。在我看来,这丝毫不比画廊出售的壁画逊色。1977年,孟宪君对着乐谱自己学起了钢琴,并很快具备了专业水平。1979年,孟宪君在“进工厂”、“到煤炭出版社当厨师”和“去空军政治部歌舞团做钢琴伴奏”这三个职业中选择了后者,奠定了日后走上健美操教练之路的基础。

用心在度量舞步

       小儿麻痹症落下的左腿残疾,让孟宪君在这条艺术与运动相结合的道路上吃到了不少苦头。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孟宪君曾经去过十几所学校,希望应聘一个有关音乐的岗位,但一趟趟的奔走最终都落空了,原因只有一个:残疾。但是,命运之神不会轻易放过一个有才华的人——1982年,在北京体育大学工作的一个朋友调走了,在朋友的推荐下,孟宪君顶替他做艺术体操钢琴伴奏的工作。
     每天在艺术体操的熏陶下,孟宪君很快就熟悉了这一行,最初他只是偶尔参与艺术编排,但他的艺术领悟能力得到了同行的称赞。
     1986年,中国开始流行健美操,孟宪君凭借自己的艺术领悟能力正式成为北京体育大学的健美操教练。接着,在第二年全国首届长城杯健美操邀请赛上,他就带领着北京体育大学队拿到了全国冠军。
      因为身体的残疾,孟宪君没少动脑筋,也没少吃苦。虽然选择音乐对孟宪君是小菜一碟,但示范动作确实是一个难题。为了编排一套节目,他必须先在脑海里将一整套动作勾画出来。然后,请来基础较好的学生,先个别指导,遇到学生实在弄不懂的时候,他也必须自己上阵——当然,他示范的并不是标准的动作,只是表现动作内涵的手势、表情以及与音乐的契合。这种外人看似简单的操作,对于他而言,也并不容易做到。常常是一个示范动作下来,他自己已是汗流浃背。也正是他这种顽强的品质让学生对他充满敬意,学习的时候也特别用心。
     从业几十年,调皮的学生孟宪君遇到过不少,但是业务上对他不服气的学生还没有出现过。到目前为止,孟宪君带出的学生中获得过全国大赛冠军的就有近30名,现在国内许多资深的健美操老师、教练都曾是孟宪君的学生。
      说起来,孟宪君还和二汽有缘。1988年,孟宪君应邀担任了湖北二汽健美操队的教练。在孟宪君的家里,我看到了他与二汽健美操队员们的合影,当时30岁的他在自己的左耳上扎了两个眼,戴了一大一小两只耳环。我跟他开玩笑:“典型的不良少年!”他笑着说:“在那个时候是很出位的,不过那时为了显示艺术家的气质,总爱把自己打扮得与众不同一些。再说我们搞这一行,别人倒也不怎么指责。”在他的带领下,当年的全国比赛,二汽队除女单第二外,其他项目全部拿到了冠军。

让街舞走进了健身房

     现在人们去健身房,看到街舞的课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在几年之前,街舞还没有盛行的时候,很多人都发出过这样的疑问:“街头舞蹈能在健身房跳?”
      让街舞从街头“舞”到健身房的始作俑者正是孟宪君。还是北京体育大学学生的王扬现在兼职一家俱乐部的街舞教练,她说,其实街舞最初只是练健美操时加强身体素质的一种练习。那时,经过研究后,孟宪君就竭力主张将街舞作为加强身体素质的一种练习,并在训练中切实地将这一舞蹈形式溶入体育范畴,运用到健美操运动员的培训中。经过四五年的教学实践,学生们惊奇地发现这是一种有趣的、有效的训练方法。
     1997年,街舞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那年,在孟老师的指导下完成的“好家庭系列健身操”教学带中,首次以“青少年健康街舞”为名录制音像向全国发行。由于当时国内对街舞这一名词了解甚少,孟老师担心人们会把它理解为比较消极、颓废的一种形式,因此就冠以“健康街舞”以示区别。到了1999年,街舞已经在大众中成为一种流行的代名词。而与此同时,在上海、重庆、广州、武汉等地也涌现了一批热衷并开始从事街舞教学的教练,一些俱乐部也开始开设街舞课程。

与赵文卓拉赞助

     孟宪君的学生中, 有一部分仍从事健美操事业,还有一部分转行进了娱乐圈。这其中,赵文卓可能是中国观众最为熟悉的。当初在北京体育大学学习武术的赵文卓,大二的时候转投孟宪君学习健美操。在孟宪君的印象中,赵文卓是一个比较腼腆的学生。
     “有一段时间,我带着赵文卓一起给队里拉赞助。那时的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我们一路走着,一家一家敲门,进去给人解释求人赞助。”我问孟宪君,赵文卓有没有拉到赞助?他笑了:“没有啊。他那时可没现在这么有名,也没现在这么厉害,还是个孩子嘛,比较腼腆的。也不光是他,我也没拉到赞助。”
     现在,赵文卓偶尔还会跟恩师有联系,很想知道,如果他们回忆起这段“拉赞助”的日子会不会开怀大笑?遗憾的是,因为两人都忙,能在一起聊天的机会非常少,所以也没机会“忆苦思甜”了。

后记

     出门的时候,孟老师坚持把我送到楼门口,还让一个学生骑着小摩托把我送出大门。第二天,他要带队到广州参加比赛,此时,他最不放心的可能就是刚做完手术的京巴狗小卫了。吃饭的时候他就一再委托学生照顾小卫。
     楼梯口黑乎乎的,我坐在车后座上扭过头,只能看到他一瘸一瘸返回屋里的背影。刹那间,我仿佛看见他内心的孤独。中国第一批健美操教练到现在还在从事这一行的,恐怕只剩他一人了;与爱过的人擦肩而过使得他到现在仍过着单身汉的生活;教过的学生来了,给他带来欢笑后还会离开;而与之相伴的小卫也不知能陪伴他多久。不知当他拖着病腿来往于训练场和宿舍之间的时候,是否也会想到这些。
     不过,也许是我有些多虑,正如孟宪君自己所说,他是一个崇尚自由、内心乐观的人。或许,当他以一个残疾的身躯笑傲健美操界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与快乐。

边上的话:

      华灯初上时,我如约来到孟宪君的家。他的家在北京体育大学内,一幢旧红楼的一层。
       黯淡的灯光下,一个年轻人在走动,他和坐满一屋的年轻人一样,都是孟宪君的学生——他们是这里的常客。
       快速环视这个家,一个“乱”字就可以概括了——墙上的衣钩挂满了外套,沙发上扔的全是靠垫,茶几上茶几下全是零食……显然,这里并不是整齐有序一个家,更像是集体宿舍,而孟宪君自己把这里称为“俱乐部”。
留着大胡子的面孔与和气的声音显示出,孟宪君是一个有素养又很容易亲近的艺术家。
       透过玻璃拉门,我看见一只浑身绑满绷带可怜兮兮的京巴狗躺在床上。后来在采访中得知,这是孟宪君养了13年的“小卫”。那一天,小卫刚做了膀胱结石的手术,正在休养阶段。一直不曾结婚的孟宪君十几年来最忠实的伙伴就是这只大龄狗。
      晚饭是孟宪君的几个学生共同完成的“杰作”,很简单的四大碗菜,但大家伙儿吃起来都很开心。看来,孟宪君对他的学生非常慈爱,而学生们对他也是既尊敬也亲热,这是一个和谐温暖的“俱乐部”。正吃着饭,孟宪君突然问了一句:“兔子喂了吗?”敢情他家后院里还养着一只兔子。“养四年了,刚捡来的时候都快死了,后来给救活了,朋友说把它养肥了吃,我觉得既然救活了,干嘛还要弄死?就干脆养在家里了。”
     孟宪君家总是呈现“分割”的局面。他和小卫睡卧室,不愿回去的学生就睡外屋沙发,兔子单独享受了一个后院。
      “也不是没有过感情经历。但是喜欢我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家里不同意,阴差阳错地就这么没有了缘分。到现在,也不愿意将就一个。有小卫作伴也挺好。学生们也常来,聊天、做饭、照顾小卫。”孟宪君这样说。



首页 | 新闻中心 | 赛事一览 | 专家观点 | 全民健身 | 奥林匹克 | 体育文化 | 体育产业 | 明星荟萃 | 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