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舞蹈首页 >> 舞蹈瘦身
“疯狂”的健身族
2004-05-28 10:11:59 新华网

  非典是危机,也是契机。它在威胁人们健康的同时也在唤醒公众以积极、科学的态度给予反思和应对,并成全了一批渴望健康的人。

利用闲暇“好勇斗狠”

  漂亮的“铁姐”杨月手戴红色拳击套,穿着短小贴身的运动服,长长的秀发扎成利落的“马尾”,在开业不到两个月的众威拳击馆里将一只速度球打得飞快,20分钟后又猫腰对着宽大的镜子苦练左直拳、右勾拳……很快,她已经挥汗如雨。

  “我最初的想法是减肥,”杨月说,“非典期间觉得锻炼好身体更重要。谁说拳击是男人的专利?”像杨月这样迷上拳击的漂亮女孩还有7个,约占众威会员的5%。非典让越来越多的体育爱好者参与进来,选择了这个在云南省尚属首家的拳击俱乐部。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昆明约10家跆拳道馆内一片“杀气腾腾”。越来越多的青少年选择标榜“精神力”的跆拳道运动,不仅锻炼身体,更磨练意志。目前,昆明至少有跆拳道人口800人,他们中90%以上为青少年。

体育舞蹈让孩子从小感受力与美

  一位姓王的家长在昆明体育舞蹈青少年培训中心对记者说:“体育舞蹈结合了艺术的优美与竞技体育的强度,既能训练他的艺术感受力,更能锻炼身体,非常适合孩子。”

  据昆明体育舞蹈协会副秘书长李亭介绍,昆明的体育舞蹈人口(仍然以青少年为主)今年上半年就增加了100多人,现在昆明约有体育舞蹈培训机构5家,早在90年代中期兴起的拉丁舞人口占了绝大多数,现在约有1000人。摩登舞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

健美运动仍然年轻

  早在80年代就风行昆明的健美运动仍然具备“老大”风范,现在正以器械结合健美操的科学“玩法”,吸引了大批锻炼者。

  据了解,昆明目前约有健身馆20家,20年来培养的健美人口已经不下20万。在云南健身界的大哥大——国防健身院内,记者不仅看到众多年轻的中国健身爱好者在健美操、器械两头忙碌,还看到一个头发金黄年届7旬的美国朋友。他穿一件宽大的T恤,专注、缓慢地做着60公斤卧推。

  “一个扣眼就是一公斤。”他指指自己的裤带。“我连续练了3个月,原来扣第3个扣眼,现在,你看,是第7个!”这个叫泰可威的老外是昆明大学的外教,3个月的健身练习不仅让他成功减肥4公斤,还让他找到了异乡生活的友谊和激情:“在这里,我结识了那么多朋友。”73岁的美国人泰可威还不是年龄最大的健身者,还有一个昆明老人,都76岁了,每天一大早就跑来做器械锻炼,跟着几个姑娘跳健美操。看来,活到老,也应动到老。  

户外运动:追求生命极致

  云南丰富的山地和旅游资源近年来培育了大批户外运动的爱好者,现在约有各种户外运动协会25家,玩法从各种登山、探险到驾乘四驱越野、摩托车、自行车、徒步,东奔西走,不一而足。

  已经成立7个年头的昆明黑风登山俱乐部独树一帜:这个略带疯狂“自虐”倾向的俱乐部赢得了平均年龄28岁的近300个青年的追捧。黑风的玩法够吓人的:“地狱双休日”(40公里穿越跋涉)、“魔鬼旅途”(负重急行40公里)、“炼狱车间”(72小时铁人极限行军)……倡导一种极致的“苦行”。

  现在,昆明的户外探险族约有1万多人,2002年以来发展势头迅猛。如果不愿远行也没有关系,非典时期,昆明西昌路上一家叫“地平线”的攀岩俱乐部在近900平米的巨大室内场地上竖起了抱石攀岩的陡峭“绝壁”,几乎每晚爆棚,蜂拥而至的年轻人 “足不出户”就体验到了挑战自我的极大乐趣。
 



首页 | 新闻中心 | 赛事一览 | 专家观点 | 全民健身 | 奥林匹克 | 体育文化 | 体育产业 | 明星荟萃 | 图片库